当前您在: 主页 > 社会 >

当前您在: 主页 > 社会 >

通讯:“我们必须采取措施了”

原标题:通讯:“我们必须采取措施了”——拉斯维加斯枪击案刺痛美国社会

图集

  新华社纽约10月2日电 通讯:“我们必须采取措施了”——拉斯维加斯枪击案刺痛美国社会

  新华社记者

  “这实在让人无法接受,我们必须采取措施了,”美国拉斯维加斯枪击案发生后,62岁的文森特·史密斯2日在芝加哥街头对记者谈起他的感受,“我认为我们需要更严格的枪支管控,我们需要让枪支远离大街小巷。”

  太多的枪支、太少的管制……这是记者在华盛顿、纽约、芝加哥、休斯敦、旧金山等城市就该事件采访民众时不断听到的抱怨。

  布莱恩是在纽约曼哈顿工作的税务师。他说:“我们需要认真反思一下枪支管理问题。一直以来,全国步枪协会作为美国一个庞大的游说团体,其势力过于强大,这造成美国的枪支管理十分宽松,是时候认真对待这个问题了。”

  69岁的纽约人米莉说:“我对遇难者家属表示深切的同情,拉斯维加斯枪击案证明了我们国家有太多的枪支、太少的管制,我们必须对此采取行动了。”

  美国西部城市拉斯维加斯1日晚发生的枪击案已造成59人死亡、527人受伤,成为美国现代史上伤亡最惨重的枪击事件。

  然而,白宫新闻发言人萨拉·桑德斯2日在记者会上回答有关控枪的问题时说,现在并不是把矛头指向某些个人和组织的时候,目前讨论枪支政策为时尚早。

  2日下午,美国总统特朗普、副总统彭斯等在白宫南草坪为拉斯维加斯枪击事件遇难者默哀。

  美国众议院民主党领袖南希·佩洛西在一份公开信中说,枪支暴力泛滥持续挑战美国的良心,国会有道德责任应对这一令人担忧和痛心的顽疾。她说,今天不仅需要祈祷、哀悼和关爱,还需要采取行动。

  民主党参议员克里斯·墨菲表示,一些国会议员是如此惧怕枪支行业,以至于他们假装没有针对枪支泛滥的政策措施,而实际上是有的。如果他们继续在立法方面无动于衷,那么他们的悼念和祈祷毫无意义。

  美国圣托马斯大学休斯敦分校政治学教授乔恩·泰勒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美国社会的现实就是,枪支是美国文化的一部分,“坦白地说枪支不会消失,美国也不会出台任何严格禁枪的法令,其中部分原因是由于宪法第二修正案”。

  泰勒表示,人们常在事后会想,这是一起可怕的事件,是一个悲剧,原本应该做点什么来预防。可过了一周或者十天,又会有别的事情吸引人们的注意,对枪击事件的关注就慢慢淡去了。

  芝加哥退休证券交易员罗伯特·普里切利告诉记者,拉斯维加斯枪击案发生后,“我的第一反应是,这是一件可怕但并不让人惊讶的事情,美国政府在枪支管控方面的不作为使得这种事件不可避免要发生,而人们也变得越来越麻木”。

  在南旧金山工作的莉塔·惠勒说,在枪支泛滥的情况下,美国是一个危险的国家。

  惠勒的同事乔治·兰加维斯则表示,美国应该全面禁枪。虽然还会有非法持枪,但总比现在要好得多。兰加维斯说,他听说国会正在考虑通过一项法案,取消对枪支消音器的限制。如果那样,枪手袭击会更加难以被发现。

  “难道这就是民主和自由的代价吗?”兰加维斯愤怒地问。(综合新华社驻华盛顿记者孙丁、刘阳,驻纽约记者李铭,驻芝加哥记者苗壮、刘一方,驻休斯敦记者高路、刘立伟,驻旧金山记者吴晓凌报道)http://www.wm927.com/1FnYj7UWwV/282931211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