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您在: 主页 > 社会 >

当前您在: 主页 > 社会 >

川西北治沙,呼唤社会资本参与

川西北治沙,呼唤社会资本参与

川西北防沙治沙现场会

四川在线消息(记者 徐登林 文/图)“看了理塘县治沙,结合我县实际,感觉让更多的社会资本参与是川西北治沙绕不开的路径。”

8月29日,从理塘县奔戈乡萨戈村省级财政林业防沙治沙成果巩固项目看现场回到参观车里,阿坝州若尔盖县环境保护和林业局副局长张毅发出感慨。

8月29日至30日,川西北防沙治沙现场会在甘孜州召开,无论是在理塘县的现场参观,还是在雅江县的大会交流,与会者大多表达出与张毅相同的观点。

经年治沙,社会资本零参与

奔戈乡是理塘县治沙重点区域。2007年-2008年经川西北防沙治沙试点示范项目,投入资金1500万元,该乡治理沙化总面积为2.4万亩。2013年-2015年经省级财政林业防沙治沙成果巩固项目,这里再次投入资金3850万元,在原来治理的基础上,进一步采取了增加客土厚度、补施肥料、补植灌草、围栏修复、补设挡沙墙的综合方式治沙。

整个甘孜州,2007年以来,国家、省累积投入防沙治沙资金5.26亿元,用于理塘等14个县(市)治理沙化土地3.9万公顷和石渠等4个县完成1.7万公顷(次)治沙成果巩固。

阿坝州的情形是,上世纪九十年代以来,该州通过全国防沙治沙综合示范区、省级财政林业防沙治沙项目、川西藏区生态保护与建设规划项目等防沙治沙工程项目完成治沙39.22万亩,成果巩固27.96万亩(次),各级财政投入资金逾2.42亿元。

甘孜、阿坝治沙多年,没有一分钱的社会资本参与,全是各级财政埋单。省林业科学研究院林研所所长鄢武先认为:“单一的投入渠道导致川西北治沙成果与实际需求有很大差距。”川西北阿坝、甘孜两州集中分布着全省92.3%的沙化土地。目前,全省沙化土地治理率不到16%,按现阶段的工程治理速度,需要几十年甚至上百年时间才能完成全面治理。

川西北治沙,呼唤社会资本参与

理塘县治理后的沙化土地

左右不是,资本遭遇玻璃门

披碱草、老芒麦、高山柳,有的趴在地上,有的风中挺立,一样都郁郁葱葱。在理塘县奔戈乡萨戈村,来自省林业厅、阿坝州、甘孜州等地的参观者被治理后的沙化草原景象所吸引。“这些植被对固沙确有好处,但却没有经济价值。”甘孜州林业局总工程师代学冬告诉记者,这正是这么多年治沙项目不能吸引社会资本参与的关键原因。

其实,只要能在沙化土地上产生经济价值,社会资本参与沙化治理是有投资冲动的。张毅给记者讲述了一个故事:两年前,有市场主体找到他,要参与若尔盖县草原沙化治理,来谈的老板准备租赁沙化草原大规模种植中药材,但招商项目最后被相关领导否决了。“当时这位老板种植的中药材,收获时要开挖,这不但不能治理沙化,反而会加剧草原植被破坏。”张毅说,社会资本热衷的沙化治理项目,比如光伏治沙、农业开发治沙和经济作物种植治沙等,很大一部分项目不能满足“固沙”这一前提条件。

政府看好的固沙植被不能吸引老板,老板看好的种植物又为政府所不允,左右不是的社会资本在参与草原沙化治理中只能遭遇玻璃门。

严峻现实是,社会资本参与难,而财政项目投资亦难以为继。代学冬称,川西藏区生态保护与建设规划项目在甘孜州只实施了2013年和2014年的项目,现在停了下来,省级财政支持的部分防沙治沙项目目前也停止了。因此,省林业厅副厅长包建华在雅江县召开的交流大会上呼吁:积极鼓励单位和个人在自愿的前提下,捐资或者以其他形式开展公益性的治沙活动,最大限度地引导各方面力量参与防沙治沙。

川西北治沙,呼唤社会资本参与

与会者参观高原花湖

两方兼顾,生态经济型治沙

相对要治理的沙化土地,川西北无论是甘孜还是阿坝目前完成的都仅是少数。以理塘县为例,该县已完成沙化土地治理18万亩,还有近40万亩沙化土地等待治理。若尔盖县的情况与理塘县相似,2015年完成的四川省第五次荒漠化和沙化监测显示,若尔盖县沙化面积达80308.18公顷,仅完成沙化草原治理23619.79公顷。“除了继续申报国家项目,吸引社会资本参与成了无法回避的选择。”张毅认为,社会资本参与,不但可以减轻各级财政的压力,而且可以提高资本使用效率。